发挥“主场优势” 钢企期货套保迎来好时机

中国证券报2019年08月01日10:26分类:钢铁

7月以来,铁矿石期货价格高位盘整。今年以来,外矿减产以及我国钢铁产量大涨为铁矿石价格攀升提供了支撑。据最新数据,上半年我国生铁产量达27831.5万吨,同比增长9%。与之相对应的是,上半年铁矿石进口50046万吨,同比减少6%,进口量持续下降。

铁矿石价格连续上涨后,市场运行格局正在发生变化,需要关注供需变化带来的价格拐点。目前国内黑色系期货市场运行稳定、功能有效发挥,为现货企业从事套期保值提供了非常好的市场环境。在价格大幅波动中,钢企应该更加密切关注和参与我国期货市场,充分发挥“主场优势”,积极利用期货工具对冲风险。

两头受挤谋破局

相关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26日,铁矿石普氏指数涨超64%,但钢铁价格只涨了约5%。对钢铁企业而言,成本端上升明显,钢铁价格上涨偏弱。相关钢厂人士坦言,上半年多数钢厂非常被动,对铁矿石被迫采取按需采购政策。此外,去年高利润带来了今年新增产量上涨明显,供给端增加明显挤压了钢厂利润。

据介绍,今年上半年生铁产量约4亿吨,全年预计7.5亿-8亿吨。按此计算,对铁矿石的需求量是12亿-13亿吨。按照1-6月份生铁产量计算,每月铁矿石新增需求量约500万-600万吨,全年合计约6000万吨。今年铁矿石供需紧平衡,而且出现阶段性短缺态势。

长期以来,钢铁企业生产销售两头受挤。在成本端,我国钢铁企业进口铁矿石主要来自海外四大矿山,今年海外矿山先后遭受矿难、飓风等袭扰,对原料铁矿石价格形成支撑;销售端,尽管下游需求较好,但我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格局仍在,价格竞争激烈,钢铁行业持续盈利缺乏支撑。

今年上半年进口矿价大涨使得钢厂非常被动,很多华北地区钢厂对铁矿石仍采取按需采购,只能被动接受高矿价。华东和其他中西部地区钢厂考虑到物流问题采取高库存或者多库存策略,原料风险的对冲效果相对好一点。但总体上看,上半年钢铁生产成本上涨的影响有目共睹:2018年钢厂利润一度达到800-1000元/吨的水平,而今年上半年钢厂利润大幅回落至400-500元/吨,有的地方甚至出现负利润。

一方面,下游需求向好,基建、房地产行业需要源源不断的钢铁产量供应;另一方面,铁矿石等原料大幅上涨,侵蚀了钢铁企业近几年刚刚建立起来的高利润,让钢厂陷入两难,买不是,不买也不是。此时,我国钢铁企业更需要思考如何扭转传统经营和避险方式,在保证生产经营的同时,利用衍生品工具管理价格波动风险,在上下游博弈中为自身谋求利益。

期货套保正当时

危局之下,一些钢铁企业主动求变,顺应市场趋势,为进一步发展赢得了先发优势。据南钢股份证券投资部主任蔡拥政介绍,南钢对期货的运用已经逐渐形成了一套完整的运作体系,在很大程度上对冲了今年矿价上涨的风险。

南钢并没有在巴西矿难前后投入大量多单,而是按公司一直以来的体系和套保思路,把去年和今年以来的锁价长单连续进行成本端对冲,订单按百分之百比例锁定铁矿石库存。在此基础上,今年公司锁价长单套保规模继续增长。今年以来锁单量超过30万吨,期货端铁矿石维持多单峰值在60万吨,焦炭多单峰值在15万吨,以有效对冲矿焦价格上涨。“我们没有预测巴西矿难并为之做一些超前准备,而是在平时就把期货套保的工作做到位,在大风大浪来的时候能稳定整个成本端和现货端的变化,利用期货工具起到稳定经营预期、平滑利润曲线的效果。”他说。

在具体策略上,原材料采购方面,在现货库存容量和资金受限的状况下,若期货价格相对于现货价格有贴水,并有价格上涨预期,南钢考虑通过买入煤焦矿期货合约建立虚拟库存。钢材销售方面,南钢的策略支持长期锁价长单,控制订单成本;在现货反映销售不畅,库存增加和价格有调整预期的情况下,还考虑通过对产成品敞口的卖出套保,防范跌价损失。

根据今年上市钢铁企业披露的经营情况,一季度南钢股份经营净利润下降了17%,下降幅度明显小于行业45%的水平。“这是由于我们年初就采取了高库存策略,再加上约80万吨的自有矿做资源补充。今年我们在铁矿石、焦炭期货上做了很多套保以锁定原料成本,在对冲原料成本、减少利润下滑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蔡拥政指出,对于期货套保,公司不追求短期的超高利润,而是为了获得平稳合理的利润水平,比如在当前整个行业利润下降的时候,公司利润下降得更少一点。

同时,企业做套保需要制定行之有效的业务流程和考核体系。企业管理者要形成期货、现货“一盘棋”的思维,认识到期货工具是用来避险的,而不是投机盈利的,正视套期保值亏损。对期货业务的考核,也要将期货和现货经营结果合并进行考核,综合看待期现货业务的收益情况。

除了参与期货市场套保之外,企业利用期货价格进行定价也是对冲风险的手段。本钢集团销售中心期货贸易部副部长孟纯介绍,作为原料需求方和成材的供应方,钢厂可以结合实际情况,择优成为基差制定方或点价方,选择灵活的点价期与交货期,促进全产业贸易模式优化和完善,为生产企业进行风险管理、利用期货工具拓展经营模式提供新路径。

“目前,国外矿山销售到中国的铁矿石主流品种以普氏指数定价。由于各指数不能交易,企业不能通过买卖指数进行价格风险管理;而对于通过期货市场对铁矿石进行套期保值,部分企业缺少专业的期货操作团队和经验。以期货价格为基准的基差贸易恰恰为解决上述弊端提供了解决方案。”她说。

提升企业参与度

今年矿价大涨,给很多没有参与期货套保的企业造成了利润损失,也为全钢铁行业敲响了警钟,那就是钢铁企业必须要学会利用期货工具平抑价格风险。实际上,当市场价格超跌或超涨的时候,期货市场较好的流动性为产业企业提供了更安全、有效的套保机会,此时从事期货套保风险反而更小。

相反地,如果钢铁企业不参与期货,那不仅仅是放弃了对冲风险的机会。从更高层面上看,钢铁企业在期货市场参与程度不高,就无法更好地通过期货市场发出反映钢铁企业的“声音”,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放弃了通过期货市场争取定价主动的机会,任由市场涨跌而只能被动接受。

记者了解到,产业企业深度参与,是期货市场发挥功能的重要条件。从国内油脂油料等行业期现结合的发展经验看,产业企业更多参与、利用期货市场,才能让期货市场结构更为合理,期货价格更真实有效。同样,期货市场服务实体企业避险的功能才能更充分发挥,期货价格才能更好的反映行业供需和企业诉求。

我国黑色系期货品种体系日益完善和丰富,为广大现货企业提供了很多种可以利用的方式。因此,要把我国期货市场作为避险和定价的“主场”,钢铁企业要发挥期货“主场”优势,成为活跃在期货“主场”、参与期货套保的“主力”。

“从有色、农产品市场的发展经验看,期货市场是对冲风险和定价的有效工具,无论在市场价格大涨还是大跌的过程中都能起到作用。下一步,钢厂需要提高对期货工具的认识程度,组建和培养既懂期货又懂现货的人才队伍,更好参与期货市场。”光大期货研究所黑色研究总监邱跃成说。(记者马爽)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戴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