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快制止“脱缰”矿价威胁行业健康发展

中国冶金报2019年08月08日08:43分类:钢铁

2019年上半年,进口铁矿石价格持续上行。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铁矿石价格指数的数据显示,6月11日~8月5日的40个交易日内,进口铁矿石价格始终高于100美元/吨价位运行,最高价格达到119.51美元/吨,较今年初69.23美元/吨的价格涨幅接近75%。 

在截至2019年7月12日的129个交易日中,进口矿平均价格为91.46美元/吨,较2018年67.9美元/吨的均价上涨23.56美元/吨。6月份平均价格已经上升至104.32美元/吨,7月上半月平均价格已上升至116.18美元/吨,时隔3年后的“疯狂石头”情景再现。有所不同的是,上一次的疯狂是由现货供需基本面发起,金融力量助推,而这次的行情则完全由金融资本发起,进而形成完全背离基本面的非理性上扬。 

进口矿港口现货与国产矿价差达历史峰值 

2019年以来,中国进口矿港口现货价格始终压制国产矿价格运行。 

从两者价差对比上看,62%品位的进口矿港口现货价格高出同品位国产矿200元/吨以上,此价差已经达到中国铁矿石价格指数创建以来的历史峰值。目前来看,中国进口矿港口现货与国产矿价差仍有继续扩大趋势。 

分析自2015年以来的数据可知,每当出现进口矿现货价格高于国产矿价格运行的情况,其后市都会面临价格的剧烈下行。因此,未来铁矿石价格出现剧烈动荡的风险增加。 

港口库存仍发挥着矿价上行“缓冲垫”作用 

截至7月12日,中国主要港口铁矿石库存为1.14亿吨。上半年平均库存水平为1.35亿吨,与2017年~2018年的水平持平。曾经饱受争议的进口矿高企的港口库存,在这轮矿价疯狂拉升过程中起到了有力的“缓冲垫”作用,使得中国钢厂采取随行就市的采购方式,有效地减缓了矿价异常拉升对国内钢厂的冲击。据不完全调研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主流钢厂的心理防线是进口矿港口库存不跌破1亿吨。这也充分解释了本轮铁矿石价格上行中钢厂作为最终用户并未表现出太大的“积极”反应和市场恐慌的原因。但是,目前港口库存已经逼近钢厂的心理接受防线,一旦突破后,钢厂的采购动作或将改变。 

上行的矿价掠夺了中国钢铁行业大部分利润 

2019年6月份,中国进口铁矿石7517.9万吨,为自2015年11月份以来首次月度进口量不足8000万吨;当月进口平均价格为97.51美元/吨,同比上升48.9%。上半年,中国累计进口铁矿石4.99亿吨,累计进口平均价格为86.65美元/吨。 

反观国内铁矿石,2019年上半年,受矿价上行的刺激,我国国内铁矿石原矿产量为4.07亿吨,折合铁精粉约为1.20亿吨左右,预计全年铁精粉产量在2.5亿吨以内。在严格的环保政策加上近年来矿价低迷和自身生产成本较高的作用下,目前我国国内铁矿石生产商数量已减少近一半。 

中国钢厂长流程炼钢工艺决定了铁矿石作为主要入炉料的重要地位,而由于自然禀赋的限制,中国钢铁生产对进口铁矿石的依赖度已达到90%左右的极高水平,铁矿石价格的异动将造成钢厂生产成本的剧烈变化。按6月份进口矿价同比涨幅及当月我国日产粗钢平均水平为291.77万吨计算,为完成生产,仅6月份,中国钢厂平均每天就需同比多支付超过9亿元的成本。2019年上半年,我国粗钢产量为4.99亿吨,同比向国外铁矿石生产商多支付了近132亿美元(约合900亿元)的成本。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全国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累计营业收入为34729.3亿元,同比增长9.1%;营业成本为31817.5亿元,同比增长12%;营业成本的增加使得行业利润下降至1434.9亿元,同比下降21.8%。据估算,2019年中国钢铁行业年化累计利润或将低于2000亿元。 

暴涨的铁矿石价格虽然有利于国内铁矿石行业的复苏,但其将导致中国钢铁行业利润的整体大幅下滑。两者相比只能是“利小而害重”,其结果必然是将严重阻滞中国钢铁工业的健康向好发展。 

金融资本投机操作是本轮矿价异常上涨“罪魁祸首” 

自大连商品交易所推出铁矿石期货交易以来,铁矿石的金融属性日益增强,每年大商所铁矿石交易量均保持在270亿吨的规模,相当于现货贸易量的14倍左右。在2017年~2018年,铁矿石期货对于稳定和平抑进口铁矿石价格确实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随着2018年5月份大商所正式宣布引入境外铁矿石期货交易者,至2018年底,大商所铁矿石境外期货交易开户日累计成交量占比约为大商所铁矿石日交易量的5%左右,相当于每日境外交易者的交易量超过3.7万手,年化交易量约为13.5亿吨,如果加上我国每年10.5亿吨的进口量,24亿吨左右的交易量的确能在期货和现货市场上起到价格扰动的作用。 

从截至2019年7月15日的铁矿石期货主力合约结算价格趋势曲线来看,自2018年11月30日以来,本轮铁矿石期货价格疯狂上行近95%,期货价格已完全脱离基本面运行,金融投机迹象昭然若揭。其间发生的淡水河谷溃坝事故和澳大利亚飓风影响只不过是金融市场借题发挥的借口而已。仅就期货价格走势来看,目前多头仍未有离场之意。 

目前,国内参与铁矿石期货交易的机构实力相对较弱而分散,容易盲从,再加上黑色金属期货交易的相关规则相比有着近200年历史的有色金属期货交易来说,仍相对不完善,5%的境外资金份额足以在期货市场上通过投机和价格领涨来影响、干扰价格。在资本的不断助推下,铁矿石的投机行为走出强势多头的行情。与此同时,国际通用的铁矿石某价格指数则顺势推涨现货市场价格。 

控制以铁矿石为代表的钢铁生产入炉料价格的稳定是中国钢铁工业健康发展的关键保证,是中国钢铁工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和现代化的充分必要条件。作为粗钢产量全球占比过半的中国,如何利用黑色金属期货交易中的“中国独大”的局面,借助铁矿石金融属性冲破矿业巨头的行业垄断至关重要。如果任由铁矿石价格非理性肆意拉涨,中国钢铁工业发展难言乐观,只能沦落成四大矿山的“印钞机”。 

从行业发展的长期视角来看,下游需求将较上游供给更能决定行业的利润分配。因此,中国钢铁行业应该从整体行业利益角度出发,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平衡下游用钢市场供需,借助中国在全球超过51%的实际产量逐渐提高在国际铁矿石市场中的话语权和市场控制能力,推动中国钢铁行业高质量健康发展。 

同时,中国钢铁行业必须尽快、有效完善期货交易标准,规范期货市场运行,严厉打击价格操纵行为和不良言论。既要保证中国铁矿石期货国际化的顺利推进,又要充分发挥大商所每年巨额成交量的作用,抑制铁矿石价格异常波动,这样才能不断提高中国在全球铁矿石市场的影响力,逐步争取获得商品定价权。对待干扰铁矿石价格的非理性操作等行为,必须上升至威胁国民经济安全的高度上予以严厉打击。 

铁矿石价格将随着基本面回归理性发展 

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信息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国民经济运行总体合理、平稳,呈现出稳中有进的发展态势。未来我国经济发展虽面临新的下行压力,但整体依旧稳定,经济发展韧性强、潜力足,未来可拓展空间较大,应对外部冲击、长期向好的能力较为稳定。 

需求方面,今年初以来,国家不断通过批准大型新基建项目和地方项目扩大和拉动内需,一定程度上对钢材市场起到了提振作用。但基建项目的建设周期长,是对未来较长时间有可能出现的钢材消费下降趋势的填补和提振,短期拉动作用并不明显,最终效果还要视具体项目实施后的实际需求量而定。 

铁矿石方面,自2018年12月份以来的矿价上行行情已经彻底扭转了自2012年以来的矿价长期下行趋势,并确定了60美元/吨的价格底部区间。短期来看,金融市场的投机炒作对铁矿石市场价格的影响不容忽视,由于现货与期货价格已经完全背离,两个市场“做多”心态导致铁矿石价格短时间内难以突然向下松动,价格震荡态势或将是短期内的主旋律。中国对高品位铁矿石资源的需求偏好将左右下半年铁矿石价格的调整幅度。 

长期来看,铁矿石价格将随着基本面逐渐回归理性发展。而这一理性空间将是按2018年全球平均铁矿石处理成本8美元/吨、中国平均进口价格67.9美元/吨计算得出的75美元/吨~85美元/吨的合理价格区间。 

严控原料成本、维持原料价格的稳定是未来稳定钢铁生产企业合理利润水平的关键和首要大事。2018年中国钢铁工业之所以可以取得较好的业绩,有效控制铁矿石价格上行是关键所在。未来较长时间内,2018年钢铁行业的利润、指标、原料价格等指标或将被作为基线坐标,成为中国钢铁工业发展的对标依据。(完)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崇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