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财经研报】我国央行为何具有定力

新华财经北京3月26日电(经济分析师郭桢)在疫情冲击下,美联储在内的多国央行纷纷宣布降息,掀起了全球性“降息潮”。而我国央行保持定力,继续保持货币政策独立性,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为疫情之后经济重建保持了一定货币政策操作空间。

一、海外央行纷纷降息增加流动性

3月以来,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海外央行开启“降息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挪威、加拿大、美国、新西兰、韩国等近30个国家和地区宣布紧急降息,还有多国央行通过其他操作紧急注入流动性。其中,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英国、沙特、阿联酋、沙特、约旦等8家央行在3月以来已降息了两次。特别是北京时间3月16日美联储紧急宣布降息100个基点至0-0.25%的水平,并启动一项规模达700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计划,创下了美联储史上最大的单次降息幅度。

疫情带来的恐慌情绪和对实体经济的冲击,市场最大的困境是流动性难题。日本、印度和欧洲央行采取注入流动性化解危机。其中,日本央行维持-0.1%政策利率和国债收益率0%目标不变,采取了大规模QQE计划,将ETF年度购买目标提高至12万亿日元,并将日本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J-REITs)购买目标提升至1800亿日元,日本央行买入创纪录规模的1216亿日元,通过84天期操作提供了302.7亿美元的流动性,为2008年11月以来最大数额;印度央行也向市场注入更多流动性,近日印度央行宣布将进行1万亿印度卢比的长期再融资操作;欧洲央行宣布了7500亿欧元紧急购买计划。

二、我国央行保持定力

我国央行并未跟随海外市场搞“大水漫灌”式的降息。降息不是化解疫情困境的特效药,而采取保持流动性宽松的政策,化解流动性危机才是政策关键。

1.银行间流动性较为宽松。央行在3月中旬实施了普惠定向降准,共计释放长期资金5500亿元,降准之后市场流动性保持较为宽松,隔夜回购利率再次降至1%以下,接近利率走廊的下限。其中,存款类机构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DR001)降至0.7888%,下行61.8BP,银行间质押式回购加权利率(R001)加权平均利率为0.8589%,下行60.23BP。整体来看,银行间流动性宽裕,资金利率价格维持在市场低位。

2.实际贷款利率显著下降。货币政策存在一定时滞,导致3月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报价未出现下行,而是与2月的周期持平。根据央行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3月20日LPR为:1年期LPR为4.05%,5年期以上LPR为4.75%,与2月份保持不变。

这与LPR调整机制设计有关,LPR报价是18家报价行完全市场化行动的结果,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根据各报价行的不同报价,去掉当月最高报价和最低报价后进行算术平均,若剩余报价行的平均报价变化值达到0.05%这一最小调整步长,最终的LPR报价就会进行相应调整。


无标题.png

由于LPR整体下调有一个阈值,即各报价行的有效报价的平均值变化达到0.05%,才会调整最终的LPR。央行在3月中旬宣布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对各家商业银行的影响不同,部分报价行已下调了贷款报价,其它一些商业银行还在落实中,政策传导需要一些时间,让更多报价行作出价格调整,才能充分体现降准和公开市场操作对LPR的影响,因此LPR下调的时间窗口将在4月出现。

LPR暂时不变并不代表贷款利率没有下行。实际上,2月一般贷款利率为5.49%,较2019年12月下降25BP,降幅明显超过同期1年期LPR的降幅,而且2月LPR下降幅度较大,效果也将在3月显现。根据央行数据统计,目前商业银行优惠贷款的加权平均利率为2.56%,财政贴息50%,企业实际融资成本大约是1.28%,低于国务院关于利率不高于1.60%的要求。央行数据显示,银行发放优惠贷款的进度保持在每天166亿元,发放速度比较快。所以,3月份贷款利率实际上有较大概率会继续下降。

3.人民币汇率被动贬值的压力。由于资本市场陷入恐慌情绪,美股一个月之内出现五次熔断,需要加大流动性输入,避免资本市场负反馈效应演化为金融危机。全球美元出现流动性危机,出现大规模波动和回流,美元指数迭创新高,创2008年以来最大周涨幅。尽管美联储与九国央行建立美元互换协议,持续时间至少为六个月,但是各个国家兑美元汇率依然出现大面积贬值,人民币也出现被动贬值。3月26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7.09附近波动,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报7.0953。投资者在市场普遍动荡之际纷纷涌向安全的固定收益产品,导致1个月和3个月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周三(3月25日)双双跌破零。人民币被动贬值压力成为我国实行货币政策宽松的掣肘。

4.“大水漫灌”不利于实体经济复苏。我国央行认为,“大水漫灌”意义不大,不利于实体经济复苏,反而导致资金流向房地产等领域,催生资产价格泡沫。因此,国内经济复苏更多期待结构性货币政策发力,根据央行公布的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主要用于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结构性货币政策实现了增量、降价、扩面。

1)增量:央行在3000亿专项再贷款政策基础上增加了5000亿元额度。

2)降价:再贷款利率已经是结构性降息,降低了支农支小再贷款的利率25BP。

3)扩面:重点支持复工复产、脱贫攻坚、春耕备耕、畜禽养殖、外贸行业等受疫情影响比较大领域的企业。

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19日,收到5000亿元再贷款再贴现政策支持2500家地方法人银行已累计发放优惠利率贷款共1699亿元。其中,涉农贷款298亿元、加权平均利率4.39%;普惠小微贷款736亿元、加权平均利率4.41%;办理再贴现665亿元、加权平均利率3.00%,均符合国务院不高于LPR加0.5个百分点(4.55%)的要求。

三、后期货币政策操作空间较大

我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当前的主要工作是确保企业和居民尽快复工复产,货币政策在这个过程中应发挥好辅助作用,以定向和精准为主,打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平衡好各市场间的流动性,让金融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总的来说,相较于通过“大水漫灌”一次性释放多种货币政策,我国的货币政策释放更加精准,且实施力度更为温和,后期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较大,有利于经济稳增长。

1.全面降准释放流动性,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年初央行曾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降低银行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鼓励大型商业银行下沉服务重心,中小银行更加聚焦主责主业。二季度央行将迎来第二次全面降准的时间窗口。

2.下调MLF或OMO操作利率。目前银行间资金价格长期维持低位,远远低于MLF和OMO操作利率,随着二季度MLF和TMLF到期规模较大,总计达到1.4万亿元,预计央行将对通过加大对冲力度,下调MLF操作利率,降低银行负债端中长期成本,有助于引导商业银行LPR报价下行,保护商业银行息差,进一步提高商业银行投放的积极性。

3.完善配套措施,降低商业银行存款基准利率。目前商业银行综合负债成本较高成为阻碍贷款利率下行的重要制约因素。因此,在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完善存款利率市场化的配套措施,例如,商业银行内部风险定价机制(FTP),将结构性存款等高息揽储行为纳入MPA考核等措施,若以银行负债中存款占比60%、存款利率上浮比例40%估算,存款基准利率每下调10bp 能使得银行负债成本下行6-8bp,存款基准利率的调整对银行负债成本的影响更为明显,其中股份行和城商行更加受益。

综上所述,预计央行今后仍将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情况下,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未来可采用的货币政策包括定向或全面降准、OMO降息、MLF及TMLF操作等。考虑到央行在不断优化“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率框架,预计二季度还会有一次定向或全面降准措施,以增强商业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此外,待商业银行贷款利率换锚工作取得较大进展后,下半年央行可能会根据宏观经济基本面和实体经济的流动性需求,引导LPR及时适当调整,切实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


我国央行为何具有定力.pdf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张骐]